登陆

新乡故事:马庄庙堤村西有块“西大洼”

admin 2019-11-14 232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闫成信 品读延津


我家马新乡故事:马庄庙堤村西有块“西大洼”庄乡,庙堤小村庄。柳青一支东,郑滑线西旁。

当地有传言:“滑县西南,庙堤家前”。说的是这儿土地肥美,远近把名扬。

殊不知在村西一公里处,无梁庙的西南方,俺村还有一块人称“西大洼”的土地,二百亩有余,呈四方形状。

小时侯听父辈讲,西大洼又叫曹家洼,是解放前曹姓大户的士地。在西大洼的西北角呈高坡形状,名叫仓堤,相传是秦始皇年代筑黄河堤的仓房遗址。也是发大水淹不到的当地。


小时侯还听过父辈讲他们在西大洼捞高梁的故事,想起来还真有点悲凉。那些年雨量太稠,西大洼只适合种高粮。当高梁老练的秋季,遍地红高梁,摇身把头幌,满面泛红光,农人有期望。但是旱季到来了,风在吼,雨在狂,红高粮倒在了水面上。

时间便是金钱,慢了收成就要落空。钟声便是号角,西大洼便是战场。队长带领大众,手拿镰刀剪刀,赶着牛驴车辆,车上放着箔箩筐,去西大洼捞高梁。

干群穿戴短裤,水中干劲昂扬。抓起红高粮穗,剪刀剪,镰刀割,一会装满一箔箩。推着箔箩水中游,宛如小舟在络绎。装满一车又一车。日复日,天复天,大众水中脚扎烂,累的腿疼腰发酸。褐红的高粮面馍,淡淡的高粮米饭,浸透了多少父老乡亲的汗水,也彰显出劳动人民的坚毅和强悍!

西大洼留给我幼年的回忆,那是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。一望无际的洪水有深有浅,往日的庄稼已在水里沤烂。只见那不知疲倦的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,不时的还跃出水面。

记住有一天咱们几个儿时同伴,在西大洼东面的浅氷当地嬉玩,我还被黄色的咯呀鱼扎了一下,疼的心里发颤。一起大人们在西大洼拉网捕鱼,干劲正冲天。一群黑脊柱,真是有力气,.跟着一、二、三,拉起一大网。其中有一鱼,足有一米长,称重十二斤,挂在了我家东屋中心的檩条上。

水灾那些年,吃着救灾粮。开水沸鱼丸,笼中透鱼香,大块和水煮,吃肉又喝汤。当年若有油,炸吃不更香?

但是到后来,连年少雨量。凹地没有井,种啥都不长。一耧绿豆,一耧谷,名曰隔楼青,耐旱有专长。种一胡芦打两瓢,何时能把温宝决?大众真期望!西大洼啊!西大洼,你不是旱,便是淹,哈时分能打粮万担!

改革开放后,乡村大包干。国家拨资金,打井来抗旱。大众干劲增,修渠打井忙。西大洼连打新乡故事:马庄庙堤村西有块“西大洼”六眼井,先后配水泵。从此麦浪滚,玉米棒金黄,棉田白林区大雷云飞,花生高产王。户户有存款,家家卖余粮。

今昔西大洼,便是不一样。抗水灾水中捞高粮,搞自救拉网捕鱼忙。方针好旱新乡故事:马庄庙堤村西有块“西大洼”涝保丰盈,多打粮大步奔小康!!

作者简介:闫成信,结业于马庄高中,1974年至1977年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从戎。退伍后长时间任村支书,现已退休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